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多盈娱乐 > 多类逻辑 >

小学语文教材里有哪些逻辑事实错误

归档日期:05-0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多类逻辑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语文教材一贯被视为有着“润物细无声”的用处,承担着育人、化人之责,对个人成长过程中的语言表达有着极大的作用。我至今记得,在林清玄的散文《和时间赛跑》中第一次学到“光阴似箭、日月如梭”;在《小英雄王二小》里,第一次知道“扫荡”一词;在闰土闪光的银叉下,第一次知道了“猹”这种神奇的生物……

  小学语文课本既收录了名家经典,也有寓言故事,还有生动活泼的古代、现代诗歌,今天的我们,再度翻开这些课文时,有对过往点滴回忆的眷恋,还会看到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情节……

  这篇收录于人教版小学语文四年级上册的《长城砖》是许多人的回忆,不少网友表示当年读到这篇课文时,产生了满满的自豪感。课文讲述一块普通的长城砖被送到美国展览,前来参观的景象让人兴奋,“从美国各地赶来参观的人,排成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龙,经过那个镀金架子,每人只允许停留7秒钟”。

  人们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感慨,一对华侨老夫妻相互搀扶着走来观看长城砖,满含热泪地说:“长城砖啊!我们看到了你,就仿佛看到了祖国!”一位尖嗓子的男孩兴奋地喊道:“我们的历史老师也说过,万里长城是人类智慧和创造力的里程碑!”

  “确实了不起!”一位宇航员神采飞扬地说,“我在宇宙飞船上,从天外观察我们的星球,用肉眼只能辨认出两个工程:一个是荷兰的围海大堤,另一个就是中国的万里长城!”

  直到2003年10月16日,当央视记者白岩松问杨利伟:“有没有看到大家都在说的长城?”杨利伟的回答推翻了无数人信奉多年的一个“事实”:“看地球景色非常美丽,但是我没有看到我们的长城。”

  语文出版社六年级课文中,有一篇《太阳与士兵》,记述了被称为“东方第一哨”的乌苏镇哨,因为该哨所是中国大陆“太阳最先升起的地方”。

  《太阳与士兵》一文,用太阳和士兵的对话体展开,热烈讴歌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太阳则赞美了这个哨所美丽的风景,其中一段如是写道:

  在我看来,升旗场是荒凉哨所上最美的一片风景。这里石径回环,草木扶疏。一到夏季,繁花点点,更像铺了一地锦绣。北国的松,江南的竹,中原的月季,陕北的向日葵……每一粒种子都带着战士故土的馨香在这里落户。一座升旗场,是一个中国的浓缩和凝聚。

  如若单从诗意的角度,理解这些植物作为祖国的浓缩,不得不说,这段文字读来让人慷慨激昂。但若用科学考据的视角审读,就会发现这样的文字同样经不起推敲。首先,“东方第一哨”坐落于黑龙江抚远县,在这里,每年12月至2月间气温低于零下10度是家常便饭,极端恶劣时,有零下四十多度的低温,竹子则是典型的热带、亚热带植物,适合生存于年平均气温12至22度,一月平均气温5至10度,极端最低温度零下20度的地区,也就是说,竹子在乌苏镇哨根本无法养活。其次,竹子和月季都是分株移栽培植而成,而不是由种子生长出来的,因而说“每一粒种子”也有待商榷。

  另一篇违背常识的课文,是每一代中国人都极为熟悉的《我的战友邱少云》,作为抗美援朝的典型英雄,他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。执行任务过程中,邱少云潜伏的地方被敌人炮火击中,干草被点燃,以至于自己的身躯也燃烧起来,但为了战斗的胜利,他一动不动,在烈火中英雄牺牲。

  这则故事在今天也受到多处质疑,首先是作为志愿军战士,邱少云执行任务时应该带有少量的弹药,而这些弹药在高温之中燃烧,定然会发出爆炸声响,美军应该会很容易发现草丛里有潜伏者。其次,国外的研究机构已为疼痛划分十个等级,其中,灼烧排名前列,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承受范围,高温之下,叫喊、移动已经不能由意志支配,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,邱少云能在火中坚持半小时,其境界或许已不属常人。

  语文课文不仅有常识性错误,还常有杜撰名人故事的嫌疑,收录于人教版二年级下册的《爱迪生救妈妈》就是这类课文的典型。课文中,爱迪生的妈妈患上急性阑尾炎,却因为家中光线不足无法进行手术,年仅七岁的爱迪生利用镜像反光的原理,照亮了房间,让医生能够顺利为妈妈做手术。

  虽然这篇课文让人赞叹爱迪生的聪明,对母亲的关爱也让读者动容,但这都不能成为避免“打脸”的理由。在纵观多本爱迪生传记后,你会发现这一事件并没有明确的记载,而有史所载最早的阑尾炎手术是1886年,爱迪生生于1847年,也就是说,1854年,当爱迪生七岁时根本不存在阑尾手术。

  与此相似,《华盛顿和樱桃树》一文也因其具有杜撰名人故事的嫌疑而饱受诟病。故事讲述美国首任总统乔治·华盛顿幼时,收到一把小斧头,于是到处砍伐,试验这把斧头有多锋利,却砍倒了家中的樱桃树。父亲回来后,看到地上的樱桃树,生气地问是不是华盛顿做的。华盛顿尽管很慌张,但是仍然诚实地承认了错误,得到了爸爸的谅解。华盛顿的这个故事最早由传记作家Parson Weems撰写,他在华盛顿去世后,采访了许多认识童年华盛顿的人。

  Weems所写的这本传记曾多次重印,不过,在1890年之后,历史学家们坚持认为应该用科学方法检验这些历史故事的真伪。樱桃树的故事除了Weems的传记以外,再无旁证,这则故事因此孤证无据,其真实性仍要打一个问号。

  湘教版五年级上册《书圣王羲之》一文中,讲述了著名书法家王羲之,由于在书房练字,废寝忘食,晚饭间书童进出几次叫他吃饭,他都拒绝了。最终,夫人捧着他爱吃的馍馍和蒜泥进书房,不一会儿进来收碗时,竟发现他满嘴黑乎乎的,原来是王羲之专心练字,拿馍馍蘸墨汁吃下了。

  这篇课文乍一看,反映了书法家的勤奋用功,且不说墨水是否有奇怪的味道、吃多了是否会中毒,当这样的桥段再度出现时,难免让人问一句:要成为名人,就要先吃墨水吗?

  在另一篇课文中,教材编写者给同学们讲述了另一个吃墨水的故事,故事的主角却换成了开国元勋陈毅,故事说的是陈毅爷爷小时候喜欢读书,妈妈送来饼和芝麻酱,他一边看书一边吃,书桌上有一个大墨盒,他竟用饼蘸墨吃,待妈妈进屋发现后,他告诉妈妈:“没关系!吃点墨水好哇,我肚子里的 墨水 还太少呢!”

  有网友称还曾读过列宁、郑板桥、左思等人吃墨水的课文,具体出自何处,暂无可考,只是今天我们翻阅正史典籍,丝毫找不到“吃墨水”的情节,我们不知语文教材为何如此“钟爱”吃墨水,但可以肯定的是此类文章是确实的“伪经”。

  不止这些课文,《地震中的父与子》、《悲壮的两小时》多篇文章也都存在时空、常识错误之嫌,如今重读,引发我们诸多思考:哪篇课文让你匪夷所思?为了传递一种成人世界认定的“正确”价值观,可否扭曲事实?语文课文究竟路在何方,都是我们需要认真讨论的话题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yraswimwear.com/duoleiluoji/152.html